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七十六章 走了狗屎運
    范經理二話不說,一邊往后臺跑一邊用對講機講話:“十七樓注意,立刻開帝皇包廂,有貴客來了!”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久久回不過神來。

    夏冉茹微張著嘴,怔怔地看著楚源。

    肖逸晨和張瀟優一個表情,震驚中飽含了呆滯,仿佛被狼牙棒敲傻了一樣。

    大廳里愣是死寂了好一會兒,一點人聲都沒有。

    而電梯門打開,兩排青春靚麗的服務員熱情地走了過來:“哪位是楚先生,這邊請。”

    眾人終于回過神來,看著那兩排模特一樣的服務員不自覺地咽了咽口水。

    這排場太大了,帝皇包廂的服務究竟有多豪華啊?

    “是我,我表妹生日,她朋友也來慶生,幫我多安排幾個位置。”楚源聳聳肩,說得很輕巧。

    “沒問題,楚先生,還有諸位小哥哥小姐姐,請。”服務員眉目含笑,讓人如沐春風。

    學生們面面相覷,愣是不敢抬腳。

    肖逸晨臉色極其難看,萬萬沒想到會這樣。

    自己在做夢嗎?一個送外賣的憑什么可以開帝皇包廂?

    憑什么!

    張瀟優則不斷冒冷汗,最后求助般地看向夏冉茹。

    夏冉茹也是呆滯的,她跟楚源對視一眼,輕輕咬牙,隨后抬腳了。

    她一動,其余學生也動了,尤其是女生們,她們收了楚源的包包,本來就沒有嘲諷楚源的,現在又可以吃滿漢全席了,那叫一個高興啊。

    “表哥,你好厲害,謝謝!”女生們喜笑顏開,簇擁著夏冉茹走到了楚源身邊。

    男生們相互對視,不知道該怎么辦。

    肖逸晨嘴唇抖了抖,陰冷地掃了楚源一眼,接著又強行擺出一副驚嘆的模樣來。

    “楚大哥真是厲害,小弟佩服!”肖逸晨也走了過去,他城府極深,知道要是現在走了,那以后就沒機會泡到夏冉茹了。

    還不如口頭認輸,再找機會收拾楚源。

    這下,全部人都過去了,跟著服務員上樓去吃滿漢全席。

    張瀟優一直冒汗,她徹底慌了,哪里還有膽子說話?

    好在楚源沒有在意她,不然她可能要無地自容。

    不多時,一行人上了十七樓,進入了唯一一間帝皇包廂。

    楚源已經來過這里了,所以沒啥反應,但其余人哪里見過這么豪華的包廂啊,連桌子都要摸一摸。

    女生們更是咔嚓咔嚓拍照,急著發朋友圈—這可是高州市唯一一個可以吃滿漢全席的地方啊!

    “楚先生,滿漢全席有六種酒宴,您要哪一種呢?”這時,服務員長把菜單遞給了楚源。

    女生們立刻圍了過來,嘰嘰喳喳地看了起來。

    六種酒席,分別是親藩宴、廷臣宴、萬壽宴、千叟宴、九白宴、節令宴,每一種宴席的酒水食物都是不同的。

    不過價格都是十二萬一席。

    女生們看清了價格全都驚叫:“媽呀,十二萬,好貴!”

    “這是古代皇帝吃得宴席當然貴啦!”

    “哇,我流口水了!”

    女生們沒那么多心思,只盼著吃美食,她們把楚源當自己人了。

    一些男生也期待不已,他們不以肖逸晨馬首是瞻了。

    楚源看向夏冉茹:“表妹,你要吃哪種宴席?”

    夏冉茹沒有反應,她內心有太多疑惑和震驚了,只是不方便問出口,所以陷入了沉思,都沒有聽到楚源的話。

    “小冉,你表哥問你話呢,你要吃哪種宴席?”女生們推了推夏冉茹,把菜單給她看。

    她回過神來,習慣性道:“你們選吧,我吃什么都行。”

    “那就萬壽宴,這可是皇帝過生日吃的,小冉你今天當女皇!”女生們活潑得很,直接訂了萬壽宴。

    當然,她們不忘問問楚源:“楚大哥,我們可以吃萬壽宴嗎?”

    楚源一笑:“當然可以。”

    “耶!”高中女生還是很有活力的,整個包廂里充滿了青春的氣息。

    唯有肖逸晨和張瀟優跟死了媽一樣,數次想插話都找不到話題。

    他倆算是被拋棄了。

    很快,萬壽宴開啟,什么玉掌獻壽、明珠豆腐、首烏雞丁、百花鴨舌……數都數不過來。

    眾人吃得舌頭都要掉了,夏冉茹也難得開啟吃貨屬性,整個人多了一絲靈動。

    楚源吃飽喝足抬頭一掃,發現肖逸晨和張瀟優不見了,他倆不知道什么時候出去了。

    不過楚源才不在乎,管他們是走了還是掉馬桶里了,都與自己無關。

    此時,外面走廊,肖逸晨和張瀟優鐵青著臉,正問范經理話。

    “范經理,你實話實說,楚源究竟什么來頭?”肖逸晨眼中有殺氣,他今天太窩囊了!

    買包包被搶風頭,吃滿漢全席更是被打腫了臉,全都因為楚源!

    張瀟優也很氣憤,一定要范經理給個交代。

    范經理很頭疼,他苦笑道:“肖公子,不是我不肯告訴你,是我自己都不知道啊,楚源根本不在帝皇包廂使用者的名單內,他的卡我都不知道哪里來的。”

    “他偷了別人的卡!”張瀟優立刻興奮了。

    肖逸晨搖頭:“這個可能性不大,范經理,你可以幫我查一查那張金卡是屬于誰的嗎?”

    “這……這不太好啊,客人的隱私。”范經理左右為難。

    “范經理,我父親跟你交情不薄啊。”肖逸晨言語中又多了一絲威脅的意味。

    范經理只得點頭:“好吧,你們等一等。”

    他快步走了。

    也不過十分鐘,他急匆匆回來道:“那張卡是沈云溪的,昨天沈云溪開了帝皇包廂,就是招待楚源和他朋友。”

    范經理雖然沒有親自招待沈云溪,但他只要問一問就知道昨天發生了什么。

    “沈云溪?”肖逸晨吃了一驚,因為沈云溪大名鼎鼎,在高州市可是出了名的大人物。

    張瀟優也聽說過沈云溪,不由驚奇:“太和公司的女老板怎么會請楚源吃飯?她還把自己的卡送給楚源?不科學!”

    “他們具體聊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聽說了一件事。”范經理壓低了聲音。

    肖逸晨示意他說。

    “沈云溪撞了一輛法拉利,昨晚宴請的可能就是法拉利的主人,應該是賠禮道歉的。你們說楚源是送外賣的,那法拉利應該是楚源朋友的,他是來蹭吃的,金卡或許也是屬于他朋友的。”范經理透露了一些隱私。

    肖逸晨眼睛一亮,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這臭送外賣的是走了狗屎運!他抱了他朋友的大腿!”

    “對,媽的,原來他有個土豪朋友,這臭屌絲咸魚翻身了!”張瀟優又氣憤又妒忌。

    開法拉利的朋友啊,那是得多土豪啊!

    “好了,你們千萬別說是我說的,而且這些都是猜測,不能算數,你們不要到處亂說。”范經理最后叮囑一句,去忙了。

    肖逸晨插著手冷哼:“楚源的朋友是土豪,不代表他是土豪,他威風一下又能怎樣?我們不必怕他!”

    “對,他那是狐假虎威,真他媽氣人!”張瀟優咬牙切齒,太不忿了!

    片刻后,他倆回到了帝皇包廂,已經神色如常了,一點拘謹的樣子都沒有了。

    楚源掃了他倆一眼,發現他倆又驕傲了,貌似依然看不起自己。

    楚源也不理會,但張瀟優一坐下就大聲問楚源:“表哥,你這么有錢肯定是開法拉利的吧?”

    眾人一愣,都好奇地看向楚源。

    楚源挑:“是啊。”

    “哇!”滿場嘩然,夏冉茹又一次呆滯,表哥開法拉利的?這怎么可能?

    張瀟優和肖逸晨對視一眼,都確定了,楚源的確有個開法拉利的朋友。

    他就是在狐假虎威!

    “哈哈,不愧是楚大哥,撒謊都不眨眼的,小弟佩服。”肖逸晨舉起一杯酒,“敬楚大哥以及你那開法拉利的土豪朋友!”

    肖逸晨重點說了“開法拉利的土豪朋友”,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氣氛立刻有點不對勁兒了,人人都嗅到了肖逸晨話語中的火藥味。

    他似乎要懟楚源,要揭開楚源的真面目。

    楚源笑了起來:“看來你是去調查我了,調查得不錯,你還知道什么事嗎?不妨說給大家聽聽。”

    “我們還知道,你就是個走狗屎運的外賣員,真正厲害的是你朋友,金卡是沈云溪送給你朋友的,你拿來裝什么逼?笑死人!”張瀟優冷笑,她逆轉攻勢了,一點都不虛。

    眾人嘩然,沈云溪?那個大名鼎鼎的女富豪?

    一個女生小心翼翼道:“小優,楚源能結交到那么厲害的朋友也表示他很厲害……”

    “他厲害能去送外賣?你們是沒有看到他給我送奶茶的那狼狽樣,笑死我了。”張瀟優不屑之極。

    肖逸晨抬抬手,笑瞇瞇道:“小優,話不能這么說。楚大哥的朋友是開法拉利的,我們得罪不起,小心楚大哥打小報告,讓他朋友收拾我們。”

    “對哦,抱了土豪大腿就是好啊,惹不起惹不起,走咯。”張瀟優起身,催促其余人,“該去唱K了,我們之前可是約好了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