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八十三章 無助的獵物
    群里徹底熱鬧了,一個個都拍余志濤的馬屁。

    王三謙氣炸了,也很尷尬。

    “這狗日的竟然開浴足城了,真特么有錢!”王三謙罵罵咧咧,他完全無法跟余志濤比。

    楚源有點頭疼,我讓你問戴青藝為什么訂婚呢,你咋就跟老同學懟起來了呢?

    “問正事兒,戴青藝干嘛訂婚?”楚源拍了王三謙腦袋一下。

    王三謙連忙說好,強行問正事:“各位同學,有人知道戴青藝為什么訂婚嗎?”

    群里安靜了一下,顯然很多人都不知道。

    終于,一個女生開口:“青藝父母逼她的,說女孩子讀書再多也沒用,不如趕緊嫁了,哎。”

    這女生是戴青藝的好朋友,因此略知一二。

    瞬間,群里炸鍋了,一個個男生跳出來義憤填膺。

    “媽的什么年代了,還有讀書無用論?”

    “戴青藝考上了南方醫藥大學啊,那么牛逼的學校竟然不讀了?”

    “她爸媽好像是農村出生的,以前燒磚的,后來來城里定居了,思想落后也情有可原。”

    眾人嘰嘰喳喳個不停。

    而余志濤儼然成了領導,他艾特戴青藝:“青藝,你真是被逼婚的嗎?大家可以幫你,我們不少同學家里都挺有錢的,在高州還算能說得上話。”

    “謝謝你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戴青藝出來了,楚楚可憐的。

    群里更加熱鬧了,尤其是男生,一個個獻殷勤,仿佛能拯救戴青藝于水火之中一樣。

    王三謙鄙夷了一聲,跟楚源道:“源哥,他們都想搶戴青藝,讀書那會兒就虎視眈眈了。”

    楚源自然看出了,很多同學其實卵用沒有,但在群里打打嘴炮還是可以的,反正也不用付出什么。

    要是能博得戴青藝的好感就更好了。

    這時,余志濤再次主持大局:“群里說不清楚,現在大家應該都放暑假了,在高州的出來聚聚,我們請青藝吃飯,看看能不能幫幫她。”

    “好,約個時間地點,咱們給青藝出謀劃策!”

    眾人熱烈響應,都想見見戴青藝這個水潤潤的女人。

    戴青藝顯然遲疑了,半響沒有回應,不過最后她還是同意了,或許也寄希望于老同學吧。

    這下同學會就安排上了,余志濤簡單地說了一下時間地點,不忘叫上王三謙:“三謙,你也要來哦,你現在坐辦公室了,有點厲害啊,說不定只有你能幫青藝呢。”

    這話自然是諷刺的,惹得群里一番笑。

    王三謙氣得不輕,偏偏斗不過余志濤,余志濤可是開浴足城的大老板。

    “源哥,怎么收拾他?”王三謙尋求幫助,楚源給他個白眼,“收拾他作甚?你很閑啊。”

    楚源才沒有那個心思,如果不是為了戴青藝,他甚至都懶得見這些老同學。

    不知道戴青藝怎么樣了呢?

    白天很快過去,到了傍晚時候,王三謙下班,又開著電瓶車來找楚源了。

    “源哥,走,去參加同學會,余志濤安排好了。”王三謙還是挺興奮的。

    楚源不墨跡,坐上電瓶車就走。

    目的地是高州臨淵閣,臨淵閣在青河的西邊,面朝大河,很有情調,看著跟水寨似的。

    臨淵閣雖然豪華程度比不上高州大酒店,但卻是同學聚會的最佳場地。

    楚源兩人很快就到了,畢竟只要過了河再走幾分鐘就行。

    到臨淵閣門口一看,已經停了十余輛小車了,基本都是街車,十幾萬那種。

    最貴的一輛是寶馬5系,在高州城已經算豪車了。

    此外,還有一些摩托車、電瓶車,估計也是同學的。

    王三謙將自己的電瓶車停好,帶著楚源興沖沖上樓去。

    三樓一個大包廂里,已經來了不少人了。

    包廂是吃喝玩樂一體的,因此空間寬闊,都有點小型酒會的意思了。

    楚源一進去就看到了很多熟面孔,這些人大多還是大學生,因此都很活潑,沒有油膩的感覺。

    初步一算,怕是得有三十多人,絕大多數都是男生,女生只來了幾個,其中就包括了戴青藝的好朋友盧慧敏。

    此刻盧慧敏身邊聚滿了人,一個個都在詢問戴青藝的事。

    戴青藝本人還沒到。

    王三謙也帶著楚源過去,要問問戴青藝的事。

    不料一個聲音響起:“喲,三謙,你還真來了啊,這位是楚源?哇,古馳都穿得起了?”

    毫無疑問,說話者是余志濤。

    他就站在盧慧敏旁邊,一臉審視地打量王三謙和楚源。

    眾人全都看了過來,嘴角有點想笑。

    王三謙和楚源可是出了名的窮鬼,以前同學會大伙從來不叫他倆的。沒想到今天為了幫戴青藝,他倆主動跑過來了。

    “余志濤,你幾個意思?”王三謙不忿,心里冒火。

    “三謙,你發什么火?我又沒罵你。”余志濤笑瞇瞇,一臉人畜無害。

    但他臉太大太方了,眼睛又小,笑起來十足的老鼠樣子,看著不舒服。

    “三謙,上周我還看見你送外賣呢,這周就坐辦公室了?真的假的啊?”其余同學也開口,言語間不無調侃。

    氣氛很活躍,王三謙和楚源擔任了丑角。

    楚源不鳥這些人,他徑直看向盧慧敏:“盧同學,戴青藝具體怎么了?”

    盧慧敏還算好人,以前也沒有看不起楚源。

    她嘆氣道:“青藝的父母開了一家小型的裝修公司,經營不善面臨倒閉,所以就想抱個大腿,好像還希望加入高州商會。”

    “青藝有兩個哥哥,都是好吃懶做的人,但她父母喜歡,覺得繼承家業足夠了,青藝作為女孩子沒必要讀那么多書,趕緊嫁人得了。”

    盧慧敏說得自己都生氣了。

    眾人一聽也義憤填膺,當然大部分是裝的。

    他們之所以過來無非就是想見見戴青藝,哪里會真心幫戴青藝啊,壓根沒那個實力。

    當然,像余志濤這種老板還是愿意幫忙的,條件肯定就是得到戴青藝的肉體,只是大家都不明說而已。

    戴青藝就像無助的獵物,大家想幫她是假的,想得到她是真的。

    “太可憐了,源哥,你有實力幫她吧?”王三謙徑直看楚源,他覺得在場的人都不夠實力,只有楚源有實力。

    楚源畢竟是太和公司的股東,在高州市也是個人物了。

    “哈哈,三謙,你在問楚源?”余志濤忍不住大笑了一聲。

    一眾同學也樂了,王三謙這是在嘲諷楚源吧,問誰不好竟然問楚源。

    楚源是最沒有實力拯救戴青藝的。

    “看情況吧,幫她應該挺簡單的。”楚源聳了一下肩。

    眾人全場爆笑,余志濤用力拍楚源的肩膀:“源哥?厲害啊,這么久不見你上天了?咋這么牛逼了呢?”

    楚源皺眉,打開了余志濤的手:“你還是回去給你的客人洗腳吧,在這里礙事兒。”

    “楚源!”余志濤臉色一黑,當即收起了笑容。

    他開浴足城雖然很賺錢,但名聲不好聽,最恨別人提“洗腳”二字,結果楚源不但提了,還讓他回去給客人洗腳。

    這不是赤裸裸地戳人背脊嗎?

    同學們也沉默了,暗想楚源是不是瘋了?怎么敢得罪余志濤啊?

    盧慧敏暗自焦急,起身笑道:“余老板,算了算了,大家都是來幫青藝的,可別先內訌了。”

    “哼,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量,就楚源這鳥樣也想幫青藝?怕是來裝腔作勢的吧。”余志濤甩了甩手,跟楚源撕破了臉皮。

    氣氛十分僵硬,還好這時又有人來了。

    卻是一個戴著太陽帽穿著薄外套的女人。

    她身高一米六五,前凸后翹,身材豐滿又不失高挑,高跟鞋里的腳背都白得跟玉一樣。

    所有人都眼睛一亮,直勾勾盯著女人。

    女人進來后不忘回頭看了一眼,然后小心地將門關上了。

    接著摘下太陽帽,露出了白皙的臉蛋。

    太白了!

    是那種美顏相機拍出來一般的白,但又不那么虛假,看著讓人心花怒放。

    楚源都怦然心動,這個女人就是自己的高中同桌戴青藝,白凈水嫩、波濤洶涌,給自己的青春時代涂上了極其震撼的一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