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八十五章 高州商會
    “喬云龍,你要是敢帶走戴青藝,我讓你死。”

    楚源說得擲地有聲,他本就討厭這些土皇帝,現在對方又要欺辱戴青藝,那自己自然不會客氣。

    整個包廂里的人都驚呆了,余志濤等老同學不敢置信地看著楚源,沒想到他敢說出這種話來。

    戴青藝也呆了,她只是想楚源依靠沈云溪的關系保護她一下,沒想到楚源這么大膽,直接威脅喬云龍。

    還是死亡威脅!

    喬云龍消瘦的身子往前探了一下,用一副興奮又扭曲的表情看著楚源,隨即把耳朵貼近楚源:“你再說一次?”

    “喬公子!”沈云溪連忙跑了過去,不然喬云龍可能要動刀了。

    包廂里頓時一陣騷動,工人們和紋身大漢們一觸即發,隨時可能打起來。

    王三謙為了保護楚源,硬是把他往后拉一拉:“源哥,讓沈云溪處理。”

    王三謙也是沒料到楚源那么大膽,這下情況更加糟了,喬云龍絕對不會就此作罷。

    “沈云溪,我已經給你面子了,是你的朋友威脅我,你難道沒聽見嗎?”喬云龍擺弄著軍刀,用促狹的目光看著沈云溪,毫無懼怕之意。

    沈云溪站在他面前,沉聲道:“他是江州來的生意人,你未必惹得起他。”

    沈云溪拔高楚源的身份,想讓喬云龍懼怕。

    結果喬云龍哈哈大笑起來:“唬我啊?在高州老子就是王!老子今天非得砍斷他的腿不可!”

    喬云龍身體一挺,瘦弱的軀干充滿了火藥味,看著驚人。

    沈云溪有些心驚,忽地靈光一閃道:“喬云龍,你不考慮一下你父親的身份?還有三天就是高州商會了,你現在搞出事來,你爸恐怕名聲不好。”

    喬云龍的父親是喬大仁,星河電子廠的老板,同時也是高州商會的副會長。

    作為副會長,名聲很重要,因為如果有人向上面舉報,那他位置就危險了。

    生意人始終是不能跟官斗的。

    喬云龍眼睛一冷,陰沉道:“沈云溪,你也威脅我?”

    “是你太過分了,你會害了你爸。”沈云溪占據了上風。

    喬云龍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忽地狂笑:“好好好,我就再忍三天,等商會結束了,我不止要弄死他,還要……”

    喬云龍陰笑著掃視沈云溪的身體,然后一揮手,帶著人走了。

    沈云溪松了口氣,暫時安全了。

    “不愧是高州商會會長之女!沈小姐,在下天雅浴足城老板余志濤,向您和沈振華先生問好!”忽地,余志濤湊過來拍馬屁,別提多市儈了。

    眾人也都放松了,戴青藝趕緊過來道謝,感激涕零。

    不過沈云溪沒有理會她,顯然不想扯上關系。

    她只是為了楚源才出面的,可不是為了一個陌生女人。

    楚源上前道:“沈小姐,多謝了。”

    沈云溪嘆了口氣,似乎覺得心累,但她又不能責怪楚源招惹喬云龍。

    “這下可不妙了,喬云龍并沒有放過你,他只是怕在商會期間出現岔子。”沈云溪揉了揉太陽穴,甚是苦惱。

    王三謙奇道:“副董事,你爸爸是會長啊,怕喬云龍干嘛?

    “我爸爸雖然是會長,但家族勢力薄弱,只是個純碎的生意人。喬云龍家不同,他家世代經營高州,根本不是正派生意人,所以說喬云龍是土皇帝,無人可以奈何他。”沈云溪苦笑。

    在高州,沒有人可以跟喬家對著干。

    一旁的同學們一聽全都變了臉色,紛紛告辭,哪里還敢蹚這趟渾水?

    就連余志濤也趕緊跑了,跟沈云溪劃清界限。

    只有戴青藝和盧慧敏沒有走,不過盧慧敏已經嚇懵了,聽到喬云龍這三個字都怕。

    “你倆也回去吧。”沈云溪揮了一下手。

    盧慧敏遲疑了一下,拉著戴青藝走。

    結果戴青藝不走,又可憐又堅強道:“是我連累了楚源,我會承擔后果的。”

    “你還是連夜離開高州吧,不然你不會好過,你家人也……”沈云溪不想說得那么明白,但言外之意已經擺上臺了。

    戴青藝一家都完蛋了。

    戴青藝臉色慘白,懦懦地往外走,失了魂一樣。

    “你還是跟著我吧。”忽地,楚源挽留。

    幾人一驚,沈云溪大急:“楚先生,你瘋了?還要幫她?”

    楚源簡直是作死,這個時候了還要留著戴青藝。

    王三謙也急了,戴青藝的確很誘人,但跟命比起來不算什么,不能為了她丟了命啊。

    戴青藝則回頭看楚源,有點期待又有點愧疚。

    楚源淡淡一笑:“戴青藝回去的話,要么被喬云龍抓走,要么被他父母送到喬云龍家里去,怎么樣都不好過。反正喬云龍也不會放過我了,我還怕什么?”

    戴青藝只要回去了絕對落不得善終,甚至她父母就會先把她打個半死,楚源自然得幫她。

    “楚源……我……”戴青藝六神無主,腦袋一垂哭了起來。

    沈云溪再次嘆氣,這楚先生也太善良了。

    “這樣吧,三天后你跟我一起去商會,在商會上把這事兒解決了,到時候高州市的大人物都在,喬云龍不敢怎么樣。”沈云溪這是無奈之舉。

    她希望借著商會把事情壓下去,至于能不能成功只能聽天由命了。

    楚源想了一下詢問:“不知道誰能收拾喬家呢?”

    沈云溪一怔,笑得苦澀:“除非工商局稅務局全部出手,狠下心來把喬家的產業查封了,不然喬家不會亡。”

    “這樣啊,我試試。”楚源咧嘴一笑。

    沈云溪懵逼了,古怪看楚源:“你怎么試?”

    “秘密。”楚源伸了個懶腰,該回去了。

    沈云溪摸不著頭腦,也只能不問了。

    隨后,她帶工人走了。

    而楚源也帶著戴青藝回了別墅。

    他只能把戴青藝帶回家,不然戴青藝在哪兒都不安全。

    到了別墅,戴青藝有些震驚,坐在沙發上左顧右盼,緊張情緒緩解了不少。

    楚源給她倒了一杯水:“你洗個澡休息吧,這里是我家,還算安全。”

    “楚源,謝謝你。”戴青藝一口氣把水喝光了,白嫩嫩的臉蛋上多了一絲紅潤。

    她的肉體著實迷人,從發絲到足趾都讓人忍不住想觸碰。

    楚源又想起高中時代趴在桌子上透過戴青藝腋下看山峰的情形了,那可太震撼了。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楚源還有事要干。

    “我去打個電話,你隨意。”楚源要找大中華區的管家了。

    不料他話音剛落,戴青藝的手機先響了,來了>戴青藝手一抖,抓著手機慌張道:“是我父母,他們肯定知道了。”

    楚源坐在她旁邊安撫:“沒事,接吧。”

    戴青藝點頭接聽了,手機屏幕上立刻露出兩張臉來,一男一女,都是中年人。

    男的是國字臉,十分粗礦,有點像包工頭,女的倒有幾分妖艷,姿色不錯,估計以前是村花。

    他倆一接通視頻就大罵:“戴青藝,你瘋了是不是?你要害死我們才甘心!”

    他們口水都要噴到屏幕上了。

    戴青藝又怕又委屈,愣是一個字說不出來了。

    楚源抓過手機,跟戴青藝父母說話:“兩位賣女求榮的人渣,你們好啊。”

    視頻對面一下子安靜了,隨即是更加粗暴的罵聲:“你就是戴青藝的同學,你他媽有病是吧?我家的事不用你管!”

    “你知道喬云龍是誰嗎?我好不容易跟他攀上關系,只要青藝嫁給他,我們就能加入高州商會,獲得大筆資金,你懂不懂?”戴青藝的母親還試圖講道理。

    她叫鄧莉,長著一張尖酸刻薄的嘴,看久了讓人十分不爽。

    “媽,你不要逼我了,我真的不喜歡喬云龍!”戴青藝這時終于穩定了情緒,接過手機表達自己的想法。

    “不喜歡也得嫁,你要為家庭著想,爸媽養你這么多年不是白養的!”戴青藝的父親戴金田黑著臉道,隨即他又看戴青藝后面,“你在哪里?”

    他看出戴青藝四周環境不錯。

    “這是我同學的別墅,他不是普通人,可以幫我們的。”戴青藝想彰顯楚源的身份,特意對著四周環繞了一圈。

    “他是當官的?”鄧莉眸光一閃,客氣了起來。

    戴青藝看向楚源,楚源攤手:“不是。”

    “不是你有個屁用,你知道喬家多恐怖嗎?你有別墅以為了不起啊?不知天高地厚,馬上把我女兒送回來!”戴金田一頓臭罵,恨不得罵死楚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