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63章 看看這是什么
    楚源蹲坐在辦公桌下,韓可芯坐在他眼前的椅子上,兩條腿并著,受傷的右腳并不能遮掩她大腿的誘人。

    楚源干脆欣賞了起來,而辦公室外面雜亂的腳步聲也響起了,顯然,韓濤來了。

    他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來了族內不少掌權者,以及有地位的年輕子弟。

    韓可芯深吸一口氣,整理了一下發型,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冷靜。

    而小唯打開了門。

    頓時,十幾個人映入眼簾,領頭一人正是韓濤。

    他二十多歲,身高一米八幾,整個人看起來很正直大氣,一點都不像壞人。

    至于他身旁身后的人,也都是韓家的精英。

    韓家二爺,韓平,掌控著韓家卓悅互聯網公司,地位僅次于家主。

    韓可芯的堂兄,韓宗文,掌控者卓悅服飾公司,今年不過二十六歲。

    還有韓華然、韓莉紫等一干有份量的族內大人物。

    他們全來了!

    “妹妹,聽說你遇到殺手了?你沒事吧?”韓濤大步進來,心疼地開口。

    他自然是裝的,但看神色又的確有幾分不忍。

    其余家族成員都詢問此事,一個個都心知肚明,但就是要裝模作樣一番。

    韓可芯臉色不好看,她掃視眾人,直奔主題:“各位叔輩長兄怕是來者不善吧?”

    這么一說,氣氛當即冷冽了起來。

    韓可芯顯然不想說虛偽的話了,她把矛盾擺在了桌面上講。

    眾人對視一眼,盡皆不言。

    韓濤抿抿嘴道:“妹妹,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直說了吧,現在族內八成人都支持我,你放棄競爭家主吧,我不想傷害你。”

    這話倒是直接,韓濤說得也是這個理,韓家大多數人都是主和的,畢竟沒有誰不怕死。

    現在不同往日,誰還愿意為了韓家的榮耀去跟南宮家拼死拼活呢?

    “我韓家死了那么多人,你們卑躬屈膝要依附南宮家,要給南宮家當狗!”韓可芯站了起來,腳上的紗布里溢出了鮮血。

    眾人全都臉色尷尬,隨即是憤怒。

    “韓可芯,你個丫頭片子懂什么?我韓家已經沒有底牌了,你以為我們想依附南宮家?”韓平開口,他是在場份量最重的長輩。

    “南宮昱要娶上官千笠了,以后南宮家是京城大族的親家,一口吃掉我們韓家都不是問題,你懂這個道理嗎!”韓平說得義憤填膺,很不甘心一樣。

    韓可芯一言不發,等韓平說完了才冷笑開口:“韓平,你五年前就勾結南宮家了,現在卓悅公司的機密都在南宮家手里吧?”

    韓平臉色大變,連口否認:“你血口噴人!”

    韓可芯冷眼看他,又看向韓宗文:“堂兄,南宮家送的美女漂亮吧?色字頭上一把刀啊。”

    韓宗文神色一慌,臉頰漲紅:“我不知道你說什么!”

    一眾人嘩然,顯然這些秘密他們都不知道。

    韓濤也驚了,似乎想罵人,但還是忍住了。

    韓可芯再次冷笑:“我韓家這十年來之所以會敗,都是因為族內出了叛徒,若大家同結一心,豈會輸得如此凄慘?”

    韓濤十幾人啞口無言,面面相覷。

    他們壓根說不過去韓可芯。

    韓濤臉色一陣變幻不定,最后嘶啞道:“妹妹,過去的事都過去了,現在不是慪氣的時候,南宮家要徹底崛起了,我們必須做出選擇。”

    韓濤其實氣炸了,他壓根沒想到族內這么多叛徒。

    但事已至此,為了保證韓家的延續,他只能忽略那些丑惡的事,依然選擇給南宮家當狗。

    韓可芯不語,擺出了不談的姿態。

    “韓可芯,你厲害,你清高,等南宮昱成親了,我們韓家就要被滅了,到時候看你怎么清高!”韓平氣急敗壞起來,指著韓可芯罵。

    他不講理了,韓宗文也道:“直接動手把她囚禁起來,為了家族著想,不能縱容她了!”

    一堆人都贊成,他們要囚禁韓可芯,讓韓濤沒有壓力地當上家主。

    韓濤遲疑了一下,轉過了身。

    他默許了。

    頓時,韓平一行人全都動手,而且通知了外面的手下,把星辰公司控制起來—他們來就是要動粗的,什么都不管了!

    韓可芯怒不可遏,她沒想到韓平他們竟然敢光明正大地抓自己。

    “你們敢!”韓可芯怒斥,但一行人已經把她摁住,粗暴地要綁起來。

    韓可芯雙腳亂踢,傷口血流了一地。

    辦公室一片混亂,躲在桌子下的楚源哪里還能看下去?

    他跟個鬼一樣鉆出來,一腳一個,踹翻了韓平等人。

    驚聲四起,韓平等人嚇了一跳,驚怒地盯著楚源。

    韓濤大驚,怒喝道:“你是誰?為何躲在我妹妹的辦公室?”

    楚源擋在韓可芯身前,厭惡道:“你們真是一群畜生啊,這么欺負女人的?”

    “你到底是誰?”韓平大罵,他剛才被楚源踹了一腳,牙都摔蹦了。

    “在下江南王楚源,想見見韓家主。”楚源直言道,掏出狼女的短刀揮了揮。

    “楚源?江州楚源?”韓濤臉色再變,其余人也傻了眼。

    江州楚源怎么跑到韓可芯辦公室來了?他不是南宮家的敵人嗎?

    “正是在下。”楚源咧嘴一笑,相當得和顏悅色了。

    一群人對視,不少人露出了譏笑。

    韓宗文開口:“江州王,你真是奇葩,你不知道南宮昱要對付你嗎?怎敢來武州?”

    大半個江北的頂級勢力都知道楚源,也笑話楚源。

    江南的小霸主,要遭受滅頂之災了。

    “我當然知道南宮昱要對付我,所以我來跟你們合作啊,南宮昱不也是要對付你們嗎?”楚源說得合情合理。

    然而,韓平他們要笑死了,覺得楚源太智障了。

    “簡直可笑之極,你螻蟻不如,還妄想跟我韓家結盟?誰給你的勇氣?”韓宗文大聲嗤笑。

    辦公室里氣氛都愉快了,楚源把大伙都逗樂了。

    楚源嘖了一聲:“結不結盟,還是得你們家主說了算,跟你們說是浪費口水。”

    楚源不想廢話了。

    韓濤冷道:“我父親癱瘓在床,你見不到他。我可以給你答復,我韓家不可能跟你結盟,甚至,我還打算把你抓去送給南宮昱!”

    韓濤有了想法,目光冷冽。

    其余人眼睛一亮,對啊,把楚源送給南宮昱豈不是大功一件?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氣氛變得微妙起來,一行人挪動位置,隱約把楚源包圍了。

    同時,他們還打電話,要外面的保鏢進來抓楚源。

    韓可芯見情況不妙,不由大聲叫道:“小唯,小唯?我們的人呢!”

    韓可芯也是有勢力的,小唯已經跑去找了,不過一直沒有動靜。

    韓濤他們壓根不在乎韓可芯那點可憐的勢力,堅持要抓楚源。

    不過這時,小唯的聲音終于傳來了:“家主來了!”

    人人都大驚,家主韓廣賀來了?

    韓可芯一喜,沒想到父親來了!

    她推開眾人去迎接,果然看見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中年人在一行人的簇擁下過來了。

    這中年人頭發斑白,皺眉極多,明明不過五十歲卻像八十歲,可見這些年遭受了多少苦難和壓力。

    在場眾人紛紛行禮,韓廣賀還是很有份量的。

    韓廣賀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他沒有責怪任何一方,精神狀態顯得很不好。

    “既然大家都在場,那今天就把族會開了吧,繼承人我已經決定好了。”韓廣賀丟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所有人猝不及防,直勾勾盯著韓廣賀。

    誰能當新家主?

    韓濤緊張了起來,捏著手指看著韓廣賀。

    韓可芯一言不發,只是握住了韓廣賀粗糙的大手。

    韓廣賀摸了摸韓可芯的頭發,眼睛漸漸泛紅,飽滿了親情和歉意。

    隨后,他看向韓濤:“濤兒,你用心點,管理好家族,以后族內重任就交給你了。”

    韓濤一抖,當即跪下握住了韓廣賀的手。

    一眾人大喜過望,紛紛道賀。

    韓可芯低下頭,默默掉淚。

    父親妥協了,也放棄報仇了。

    場面很怪異,歡喜的、悲傷的都有,韓廣賀則無力地閉上眼睛,想要回去休息了。

    韓平這時則興奮開口:“大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江州王來了,咱們可以給南宮家一個豪禮,哈哈哈!”

    韓廣賀愕然抬頭,看向后方的楚源。

    韓可芯強打精神道:“父親,不行,這樣太無恥了!”

    韓廣賀微微抬手,他看著楚源:“江州王,你來這里干什么?”

    “來送死唄。”韓宗文怪笑著嘀咕,引起了一番偷笑。

    楚源徑直走過去,邊走邊道:“韓家主,我愿與你一道對付南宮家。”

    這話再次引得眾人哄笑,冷嘲熱諷不絕于耳。

    韓廣賀也自嘲地搖頭:“江州王,你真是分不清形式啊。”

    “不不不,我分得清。”楚源已經走到韓廣賀面前,從懷里掏出了神使令。

    上帝之矛的神使令!

    “你看看這是什么。”楚源將神使令舉著,讓韓廣賀看得清清楚楚。

    韓廣賀渾濁的眼眸猛地瞪大,仿佛有一抹金光直刺他靈魂一樣。

    “神使令!”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