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264章 女總裁的怨氣
    神使令!”韓廣賀驚叫一聲,似乎忘了自己下身癱瘓了,忍不住要站起來,結果摔下了輪椅。

    眾人驚叫,沒料到韓廣賀反應這么大,趕緊扶他。

    他用力推開眾人,眼睛直直地盯著神使令,那上面的金色長矛已然刺入了他的心臟。

    在場年輕子弟很多,全都一臉懵逼,連韓濤都是如此。

    韓可芯則更加懵逼了,楚源究竟什么來頭啊?江南第一殺手?江州王?

    神使令又是什么玩意兒?

    當然,像韓平這樣的老一輩人物沒有懵圈,他們同樣震驚,如韓廣賀一般,死死地盯著神使令。

    神使令,韓家已經十幾年沒有見過了!

    哪怕在當年韓家最鼎盛的時候,在韓家跟上帝之矛組織合作最密切的時候,也僅僅見過兩次神使令。

    一次是韓廣賀的父親八十大壽,上帝之矛派人祝壽,贈送了一枚神使令,可惜時效只有三個月,三月后就收回了。

    一次是韓濤周歲宴,上帝之矛江北分部的負責人取下了神使令,擺在一堆物品中讓韓濤抓周,可惜韓濤選擇了毛筆。

    可以說,神使令是上帝之矛的象征,擁有神使令的人,要么是上帝之矛的高層,要么是上帝之矛認可的平等的盟友。

    韓家以前是上帝之矛的盟友,但并不平等,只能跟江北分部合作,壓根得不到神使令。

    “你……你怎么會有神使令?上帝之矛……上帝之矛去江南了?”韓廣賀語氣結巴,“不對,哪怕是南宮家也沒有資格獲得神使令,你就算是江南王也不行!”

    韓廣賀著實被震驚傻了。

    其余老一輩的人也盡皆失色,他們可是知道神使令的可怕的。

    韓平已經瑟瑟發抖了,他一直嘲笑的江州王竟然有神使令,而自己還打算把他抓去送給南宮昱。

    “江州王,勞煩你解釋一下,你這枚神使令的來處和時效。”韓平硬著頭皮開口,臉上都是諂笑,看起來十分滑稽。

    楚源哼了一聲:“上帝之矛的神使送給我的,至于時效,永久。”

    此言一出,老一輩的人駭然失色。

    神使贈送的?要知道上帝之矛的神使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

    時效是永久,也就是說,楚源是跟上帝之矛平等的盟友,甚至是上帝之矛需要巴結的盟友!

    這簡直不可思議!

    韓家長輩們騷動不安,見鬼了一樣。

    楚源其實也有點驚訝的,神使令這么叼嗎?看來凱文是真的被狼女折服了,“暗影”是上帝之矛都要忌憚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楚源可以大開大合地料理韓家了。

    “我要對付南宮家,你們又是南宮家的世仇,應當結盟。”楚源坐下翹起了二郎腿。

    他又一次提結盟。

    這一次,無人嘲笑,眾多長輩甚至喜出望外。

    不過他們有太多疑惑了,感覺腦子都不夠用了。

    “江州王,上帝之矛要對付南宮家嗎?”韓廣賀發問,激動得渾身發抖。

    一群人全都盯著楚源看,若是上帝之矛要對付南宮家,那南宮家必死無疑。

    “非也,上帝之矛是國際殺手組織,怎么可能無緣無故滅國內的家族?是我要對付南宮家,上帝之矛給予我支持而已。”楚源不隱瞞,他也沒必要隱瞞。

    因為有上帝之矛的支持已經足夠了。

    眾人面面相覷,韓廣賀忽地彎了一下腰:“江州王,我韓家愿意助你一臂之力,以報血海深仇!”

    韓廣賀同意了,他終究還是想報仇的。

    長輩們都沒有反對,就連韓平都是如此,他五年前就開始勾結南宮家,是忠實的主和派。

    可現在,他同意跟楚源結盟了。

    全都是神使令的威力!

    一堆年輕子弟懵得不行,韓可芯都傻了眼,怔怔地看著楚源。

    韓濤也驚疑不定,忍不住問韓廣賀:“父親,這是什么東西?”

    “不必多問,今日是韓家大喜之日,回去設宴,招待江州王!”韓廣賀顧不得解釋了,一揮手,全部人要回去好生招待楚源了。

    當晚,韓家大院,熱火朝天。

    韓式宗族的人幾乎來齊了,不管是掌權者還是家眷,全都來赴宴了。

    大多數人都是一臉迷茫的,但能感受到家主他們的興奮,韓家不再死氣沉沉了。

    這么多年來,韓家每天都死氣沉沉的,哪有像今天這樣喜笑顏開的?

    美酒美食統統上來,音樂歌舞也搞起來,偌大一個院子,嗨得不像話。

    楚源跟韓廣賀坐在一起,兩人喝了好幾杯酒,別看韓廣賀癱瘓了沒精神,但一開喝就是酒鬼,誰勸都不好使。

    韓平韓宗文等人也紛紛敬酒,熱情無比。

    韓濤也不太自然地敬了楚源一杯,他已經了解了神使令的地位了,雖然不像長輩那么被震撼了,可也知曉楚源的不凡。

    楚源要懟南宮家,不是送死,是真有可能懟翻南宮家!

    這一頓宴席吃到了深夜,最后楚源都有點暈乎了。

    兩個漂亮的小女仆帶他去沐浴,他泡在了木桶里才清醒了一些。

    韓家大院很古典霸氣,跟古代的府邸似的,洗澡也用木桶,相當的有格調。

    楚源舒舒服服地躺在木桶里,兩個小女仆幫他搓洗了一陣,竟然紅著臉解開衣服,要擠進木桶里來。

    楚源當即打住:“別別別,我不需要這種服務。”

    兩個小女仆只好退下了。

    楚源打了個哈欠,昏昏欲睡。

    而韓家書房里,韓廣賀正跟韓可芯說悄悄話:“可芯,江州王跟你有了一段緣分,你可要抓住這個機會,我韓家能否重回江北第一,全看江州王了。”

    韓可芯有點氣惱:“父親,你怎么能這樣?你這不是賣我嗎?”

    韓可芯不忿,她剛才要去休息了,結果父親突然找她,然后說這種賣女的事。

    “哎,神使令畢竟不是我們的,江州王也只是暫時利用我們的勢力而已,但如果你跟江州王有了關系,那就不同了。”韓廣賀苦口婆心,“你不要整天板著臉了,江州王英雄救美,你就沒有一點心思嗎?”

    韓可芯咬住了嘴唇,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心思。

    像她這樣的霸道女總裁,對愛情可是不感冒的。

    “好了,你去看看江州王在做什么,他喝醉了,你服侍他一下,別冷落了人家。”韓廣賀拍拍韓可芯的腦袋。

    韓可芯咬咬牙,有些氣惱地走了。

    很快,她到了楚源的房間,看見兩個小女仆在門外站著。

    “你們在這里干什么?”韓可芯不解,兩個女仆回答:“楚先生不要我們服侍他洗澡。”

    是么?

    韓可芯輕哼,這楚源還挺正經。

    “你們下去休息吧。”韓可芯揮揮手,兩個女仆快步走了。

    韓可芯遲疑了一下,推開了客房的門,再往里面走就是浴室了,現代和古典結合的浴室,流淌著一股淡淡的花香。

    韓可芯沒有聽到水聲,她站了好一會兒不由擔憂了,楚源不會醉倒在木桶里了吧?

    木桶那么大,有可能淹死人的。

    韓可芯趕緊推開浴室門走進去。

    由于是冬天了,江北又寒冷,浴室里白茫茫一片水蒸氣,尤其是木桶附近,全都是白氣,看都看不清楚。

    “楚源?”韓可芯叫了一聲,走到木桶邊。

    楚源沒有回答,他都睡著了,腦袋歪著,向水里滑去。

    韓可芯揮了揮霧氣,看見了楚源的身體。

    盡管只能看到一點點,可韓可芯還是羞惱,感覺心跳快了幾拍,怨氣也多了幾分。

    自己這個霸道總裁,憑什么要來服侍一個男人啊!

    “楚源,醒醒。”韓可芯不溫柔,用力推楚源,結果把楚源推翻了。

    楚源也醒了,不過很迷茫,他感覺自己溺水了一樣,還有人故意推他下水。

    出于本能,他一把抓住了韓可芯的手臂,用力拉了一下,免得自己“溺水”。

    韓可芯猝不及防,加之又俯身在木桶旁,重心不穩,直接被楚源拉進了木桶。

    咚地一聲水花四濺,韓可芯一個倒插蔥,腦袋栽楚源襠下,灌了不知道多少洗澡水。

    這下楚源徹底醒了,一激靈趕緊把韓可芯抱了起來。

    韓可芯頭下腳上掛在楚源身上瘋狂呼吸,胡亂掙扎,指甲都把楚源的皮劃破了。

    兩人的姿勢極其詭異,由于怕韓可芯的傷口碰水,所以楚源沒有把她翻轉過來,就讓她這樣倒著,雙腿都搭在自己肩上。

    滑稽之極。

    “楚源!我殺了你!”韓可芯氣炸了,她這一輩子就沒遭受過這樣的屈辱!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