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都市小說 > 一月一千萬零花錢 > 第329章 楚未楊的野心
    楚源在道場無所事事,躺了大半天,屁股都躺麻了。

    到了晚上,小林桑已經回來了,她竟然買了一天的衣服,然后躲進房間開始少女春情泛濫了。

    而千夏也再次現身,她似乎去了一趟東京都。

    她一回來就找楚源,見楚源躺在自己的榻榻米上跟頭豬一樣氣不打一處來。

    “帥碧,你如果要當上賓就去東京都享受生活,如果要當死士就給我乖乖地去隱匿,躺在這里算什么?”

    “我在等你啊,有楚未楊的消息了嗎?”楚源坐了起來,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妥。

    千夏頭疼,這個帥碧死士真的氣人,好氣人啊!

    “你自己看!”她把一份文件丟給楚源,氣鼓鼓回閨房去了。

    楚源攤開看了起來,上面全都是楚未楊最近幾個月的資料,在楚源窩在蘇梅島的兩月里,楚未楊可謂是俾睨天下。

    他在首都封王后,南下江北,整合了江北大族以及國際勢力,之后又入江南,接手了楚源的權勢。

    甚至,連江州他都去了一趟,把四大豪門嚇得夠嗆。

    最后,他攜大軍去了西南,把西南的老宗族勢力打了個遍!

    西南是除了兩江之外最大的勢力,其宗族勢力古已有之,加上山高皇帝遠,發展得極其昌盛。

    楚未楊強勢進軍西南,把老宗族勢力全部打服了,短短幾個月,他已然成了華夏第一霸主!

    首都、江北、江南、西南,最重要的權勢之地盡數掌握在他手中,而各大國際勢力也紛紛道賀,達成盟友關系,連上帝之矛都派了使者去見楚未楊。

    楚源將文件全看完了,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說,楚未楊當真是一個梟雄,他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從北美華人大佬到華夏第一霸主,他無人能擋!

    太強悍了!

    楚源感覺,整個亞洲,只有東京都全體出動才是楚未楊的對手,但東京都不可能出動的,因為兩者沒有利益沖突,說不定兩者還會結盟,進軍全世界。

    楚源足足思考了半個小時,然后去敲千夏的門:“千夏醬,就這些了嗎?”

    “你還想知道什么?”千夏沒好氣,自己可是小姐,不是跑腿的!

    楚源咧嘴一笑:“楚未楊把西南都打服了,他下一步打算干什么呢?”

    “我哪兒知道?”千夏并不關心楚未楊的事。

    “派人去查一查嘛,我請你吃小龍蝦哦。”楚源和顏悅色,結果一個枕頭砸在了門上,千夏跟炸毛的野貓似的:“你再說小龍蝦試試,溫泉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千夏又委屈又悲憤,她實在太慘了,泡個溫泉都被人把身子看光了。

    柳生門可是傳統的劍道世家,高貴的大小姐絕對不能丟失貞操的,但現在莫說貞操了,就是靈魂都被玷污了!

    楚源忍俊不禁,暫時放過了她。

    走出和屋,院子里白雪飄飄,一個穿著粉色和服的老婆婆正在翩翩起舞,不是小林桑是誰?

    楚源冷不丁噴了一口老血,這大晚上的,小林桑竟然穿著和服跳舞,跟鬼似的。

    “小林桑,你這是干什么呀?”楚源頭皮發麻,能感受到小林桑身上流淌的春情,好一個八十歲的美少女啊!

    “哎呀,帥碧先生,你還沒睡啊。”小林桑有些不好意思,“項飛哥哥說想看我跳舞,我先練習一下。”

    楚源再次吐血,懂了。

    他有些受不了,正要走忽地靈光一閃,對了,項飛。

    項飛可是千夏的情報人員啊。

    他當即夸起了小林桑,然后提出想跟項飛聊聊,打探一下他是不是真情實意的。

    小林桑自然沒有意見,將手機給了楚源。

    楚源當即跟項飛聊了起來。

    “項飛歐巴,最近你那邊還好嗎?歐陽寧遠沒有奴役你吧?”楚源甜蜜蜜的,甜得自己都想吐。

    “千夏小甜心,我一切都好,我現在是歐陽少爺的隨從了,昨晚三重門又聚會了,大家一起慶祝楚王的成就,楚王太厲害了。”項飛夸夸其談,他知道很多事情,畢竟是歐陽寧遠的狗腿子。

    楚源目光泛冷,楚未楊的小日子過得挺不錯啊。

    “我也聽說了,楚王之威名不虛傳,他把西南收服了,下一步要干什么呀?”楚源繼續問,問得很明目張膽。

    奈何項飛陷入了愛河,他毫無警覺性,直接說:“楚王在宴席上說了,他打算進軍東洋了,要跟江戶劍道會社合作,過兩天就去會談。”

    楚源心中一動,楚未楊竟然要來東洋?他野心不小啊。

    一旦他跟江戶劍道會社結盟了,那放眼亞洲他都無敵了,就算老魔陀出山也未必是他對手。

    這是很嚴重的事,楚源寄希望于東洋,沒想到楚未楊也盯上了東洋。

    “我知道了,早點睡哦么么噠。”楚源忍住惡心親昵了一句,趕緊去找千夏。

    千夏還在閨房里,她撐著下巴坐在窗邊,靜靜地鵝毛大雪,整個人很安靜。

    不知為何,她情緒很低落,或許是因為帥碧死士吧。

    但她是不喜歡帥碧死士的,只是覺得他跟楚源很像,或許帥碧變成了楚源的代替品吧。

    “哎。”千夏嘆了口氣,如林黛玉一般惹人愛憐。

    結果敲門聲響起,打斷了她的自憐自愛。

    “千夏醬,有大事相商,快開門!”是帥碧死士。

    千夏當即抽嘴,還低落個屁,她又要炸了,聽到帥碧的聲音就想炸!

    “你煩死了,可惡的男人!”千夏開門,一腳踹出去。

    楚源抬手擋住:“楚未楊要來東洋了,東洋格局可能要變了。”

    千夏猛地收腿,她雖然是多愁善感的少女,但更是以家族為重的繼承人,知道什么時候該認真。

    “楚未楊要來東洋?”千夏臉色一緊,目光恢復了冷然。

    “對,你快去打探一下,他什么時候來,在哪里見什么人。”楚源目光也有幾分冷然,此事事關重大,絕對不能讓楚未楊得逞。

    千夏二話不說,直接穿鞋走人,這事她要親自出馬。

    雪下了一整夜,翌日清晨,千夏回來了。

    她去面見了元老會,后半夜還跟其余劍派的人商議了大計,不得不仔細討論關于楚未楊的事。

    可以想見,現在整個東京都的高層都一定緊緊盯著楚未楊了。

    楚源難得嚴肅,他詢問千夏具體情況如何。

    千夏也告訴了他:“楚未楊跟江戶劍道會社已經約定好了,明天就在古斯塔酒店會談,江戶劍道會社派了山下藤吉郎當代表,東京都各方勢力也可以派個代表去會談。”

    又是古斯塔酒店,看來江戶劍道會社很重視楚未楊。

    楚源沉吟不語,踱了幾步道:“千夏,幫我一個忙。”

    “什么忙?”

    “跟我去古斯塔酒店,掩護我干點壞事。”楚源陰惻惻地笑了起來。

    千夏一頭霧水:“你要干什么?刺殺楚未楊?不可能成功的,那種級別的會談到處都是頂級殺手。”

    “當然不是刺殺,是給楚未楊一個驚喜。你以柳生門的代表身份去參加會談,帶上我,幫我混個上菜侍從的身份。”楚源越說越陰險,他現在是不可能打敗楚未楊的,但搞點小動作毀了楚未楊的計劃還是可以的。

    而且要毀掉他無地自容無話可說。

    千夏皺眉:“你可別亂來,楚未楊不能在東洋出事,不然我們麻煩大了。”

    楚源了然,這個是自然的,他不可能直接殺掉楚未楊的,那樣就是同族相殘了,以楚氏的手段很容易就會查到自己頭上,到時候自己也完蛋了。

    話不多說,楚源笑瞇瞇出門了,他去了一趟城里,買了一些好東西,非常非常好的東西。

    ——————

    華夏首都,古老高大的城墻上。

    一個長發男人手持一對皮影,緩步走上了墻頭。

    他嘴角帶著笑,手中的皮影隨意地晃動著,隨后他直接丟棄,負手昂頭,眺望遙遠的東邊,那是東洋的方向。

    “待得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真是好詩。”長發男人豪氣沖天,“不過而今二月,東洋的雪還未化吧。”

    他自語,高大的身體如同出鞘的利劍,身周彌漫著睥睨天下的霸氣。

    寒風滾滾而來,他衣衫獵獵紋絲不動,直面這蒼天之下的寒氣。

    “公子,三重門已經準備好了,你可以出發去東洋了。”這時,一道黑影出現,蒼老的聲音蘊含著敬意。

    楚未楊回頭,伸手扯掉了黑影的面罩,露出了孟婆滿是皺紋的臉。

    “你不必戴面罩了,我說的。”楚未楊將面罩一丟,寒風卷動著面罩飄向遠空。

    孟婆不太適應,只得將頭低下。

    楚未楊再次轉身眺望東洋:“跟東洋人結盟后,亞洲都是我的了,如此,我可征服狼女否?”

    “公子,狼牙已經交給楚源了,請放棄狼女吧。”孟婆勸道。

    楚未楊目光一寒,殺氣驚人:“我是應該放棄,但楚源何在?他已經沒有任何機會了,狼牙又有何用?”

    楚未楊冷笑連連:“就算我而今征服不了狼女,等我當上家主,我一樣要征服她,不僅僅是她的武力,還有她的肉體!”

    孟婆不敢吭聲,深深地垂著頭。

    冬末寒風襲來,古老的城墻上一片陰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