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穿越小說 > 明末漢之魂 > 第五百九十一章:義州燃起戰火
    多鐸眨巴眨巴眼睛,狡黠道:

    “我只不過是故意做樣子而已,我知道萬一真追上了跟黃漢的人馬打了起來,咱們兩百旗的實力以后恐怕連鑲藍旗都比不上。”

    多爾袞轉頭看看那些正在奮力挖坑準備就地掩埋尸體的八旗子弟,悠悠道:“還記得母親被逼殉葬之時瞧我倆的眼神嗎?那些哥哥有時候比豺狼還要狠毒啊!”

    多鐸畢竟年幼,今年才二十歲,被多爾袞勾起過往傷心事,沉默了,他扭頭遙望群山,不愿意讓人看到他已經淚眼模糊。

    多爾袞繼續道:“如果我們兩兄弟在追擊黃漢之時跟明軍同歸于盡,恐怕不知道多少人會在夢里笑醒。”

    多鐸昂然道:“想要我們死沒那么容易,十四哥,我以后會更加小心。”

    多爾袞咬牙切齒道:“我倆一定要活著,阿敏和莽古爾泰當年參與逼死母親,如今都遭報應了,總有一天我要讓所有參與的人都不得善終。”

    很明顯十四哥言下之意要報復八哥,多鐸沒有搭腔選擇了默認。

    由于追擊的多爾袞、多鐸消極怠戰,他們駐扎在明軍往南而去的路口,刻意派遣信使聯絡,等待紅歹是下一步命令。

    見到多爾袞派來的信使,心思縝密的紅歹是何嘗不知多爾袞的態度,他知道指望兩百旗追殺明軍沒戲了,干脆大大方方命令多爾袞緩緩東歸。

    豪格見父親打發走了信使,看看左右都是心腹,道:

    “汗阿瑪,十四叔和十五叔這是故意影響追擊速度,當時就不該派遣他倆去。

    如果采取分別抽調八旗兩千人馬集中起一萬六千大軍,由葛布什賢超哈營督軍疾馳,應該能夠追上。”

    豪格的見解獨到,紅歹是認為什么都比不上后繼有人強,心里高興,沖淡了許多因為多爾袞、多鐸陽奉陰違帶來的不快。

    他道:“朕何嘗不知如此安排成功追上黃漢的可能性更加大,但是不能光想著應對外敵,尋找機會削弱有異心的兩白旗更加重要。”

    “十四叔奸滑得很,他近幾年從來不肯率領正白旗打惡仗,十五叔一直以十四叔馬首是瞻,飛揚跋扈而且口無遮攔,屢屢對阿瑪不敬,兒臣如若不是為了顧全大局,真的想襲殺他們。”

    “想不到死了囂張的阿敏和無法無天的莽古爾泰,這倆兄弟還不知收斂,再如此下去,朕一定不會姑息。”

    有人群的地方就會有明爭暗斗,老奴生了幾十個兒女,活到成年的有十六個兒子,一大半都是從小就參與殺人放火,絕大多數殘忍好殺的歹徒。

    紅歹是這個老八能夠坐上汗位,為何老二代善不可以?多爾袞難道不行嗎?多鐸也可以啊!理論上十六個兒子都可以成為大汗。

    奴酋必須對付這些無法無天的兄弟,手段同樣毒辣。也是因為這個情況,紅歹是才重用漢奸,花心思搞出烏真超哈和天佑軍。

    在處理八旗事務上,紅歹是區別對待。

    奴酋刻意分化拉攏兩紅旗和兩藍旗,故意讓年長的阿濟格失去旗主的權力,讓阿濟格和同胞兄弟反目成仇。

    然后又偏袒阿濟格,支持他從多爾袞、多鐸這兩位旗主手里分更多的牛錄,這一招玩得高明,阿濟格如今唯命是從,在朝鮮干得風生水起。

    紅歹是一直想尋找多爾袞的過失干脆把他圈禁起來,可是多爾袞處處小心,一時間拿不住把柄。

    這一次雖然明眼人能夠看出兩白旗在追擊明軍之時消極,可是他們沒有違背軍令,倒也拿他們沒轍。

    黃漢南歸人馬由于攜帶了諸多物資和人口速度緩慢,在翻山越嶺之時不斷有前幾天解救的漢民也牽著大牲口扛著物資和糧食來到前往古北口的路上,大軍走了三四天,人數居然倍增。

    為了帶上更多漢民,戈大本和顧吉祥干脆帶上“戈二本”、“戈六本”這兩條軍犬搜索指引漢民跟南歸大軍匯合,效果不錯找到了不少漢民。

    老百姓參與行軍,又是走山道,達不到每天走五十里的速度,現在保持四十里一天都狠勉強。

    還好斷后的人馬暫時沒有傳來后金軍已經往南追擊的消息,

    否則老百姓跑三五天也經不起騎兵放開馬速追擊一天。

    楊大年布置了多出暗哨監控后金軍,他和憨子等等將領還在想好事,看看能不能在干掉千兒八百追兵。

    誰知眼看著兩百旗進入三座山營地后就不走了,他們在清理屠殺現場掩埋后金軍尸體。

    楊大年和憨子等等不死心,也是為了給漢民爭取更多撤退時間,他們還在三座山南不遠處的山包后餐風露宿。

    等了一天,發現追兵就地扎營不再跟著往南,貌似打算不追了。

    他們又耐心觀察三天,直到親眼瞧見一直跟在明軍身后的這一萬幾千人馬往東而去。

    小心謹慎的楊大年這才派人回來稟告家主,跟得最緊的后金軍應該是走上了回遼東的路,現在沒有追兵,他們還會再觀察兩天,然后緩緩南歸跟上主力。

    得到已經沒有追兵的消息,黃漢干脆派遣大量騎兵小分隊搜索周邊地區,向山林喊話,盡可能多找到前幾天跑進大山的漢民,爭取多帶一些人口回歸大明。

    就在黃漢忙著追擊出關的后金軍搶回人口物資之時,鴨綠江下游的朝鮮義州燃起戰火。

    七月初,留守盛京的代善被孔有德、耿仲明等等不斷送達的奏疏搞得不厭其煩。

    他只得給御駕親征如今在山西大同的紅歹是轉去了阿濟格和孔有德、耿仲明、張存仁、祖澤潤等等在朝鮮拓土將領的上百封奏疏。

    所有的奏疏都表達了同一個意思,朝鮮已經大體安定,不服者絕大多數變成了尸體,是時候奪取東江鎮盤踞的義州地區,把所有的東江兵趕下大海。

    接到這些奏疏之時正是七月中下旬,后金軍在山西所向無敵搶了太多好東西,紅歹是心情大好。

    此時發動奪取義州的大戰更加使得明國顧此失彼,紅歹是立刻給予答復派遣信使疾馳朝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