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玄渾道章 > 第七章 文院取冊
    張御出了碼頭后,就沿著候船廳廊往港口外去。

    大廳廊內人來人往,他注意到上方那空間仿佛無限拔高的拱形琉璃頂,光線可以從那里直接透照進來。

    這座建立于都護府初立時期的木石建筑,盡管經歷了一百年的風雨,可依然完好無損,充分顯示出了天夏工匠高超精湛的技藝。

    只是這個時候,他忽然聽見了一種奇異的聲調,轉頭一看,便見一個臉上涂抹著油彩的蠻人男子跪在地上,大張著手臂,站在光芒之下,嘴里在反復念叨著一句話。

    一聲尖銳的銅哨聲忽然響起,一群拿著赤頭漆棍,脖子里掛著銅哨的港口管衛沖了上來,將這個人按倒在地,捆縛起來,并將他的嘴堵住,很快就帶走了。

    張御轉了轉念,他對安山附近的土著部落的語言非常熟悉,剛才那個蠻人男子說的那句話,翻譯過來就是“尹瑪察的子嗣在陰暗和腐樹中誕生,它就在光的背后!”

    “尹瑪察”在不同的語境中有不同的喻義,放在這里,就是瘟疫之神的意思。

    他記得很清楚,那個與做他交易的異神教徒,信奉的就是所謂的瘟疫之神。現在看來,這樣的異神教徒應該不少,也難怪都護府會下令嚴查。

    只是他也在想,既然那個“瘟疫之神”神像上存在“源能”,那么相類似的神像上是否也有呢?

    他覺得自己找到落腳處后,有必要去設法了解一下這個異神教派。

    從高大的拱形廊門里走出來后,外面就是更為寬闊的大道。

    他腳步一頓,由他現在所站的角度看過去,內城臺地上的諸多建筑被紫藤花樹和十幾道的瀑布所簇擁,籠罩在一片迷蒙的彩虹中,望去猶如天上之城,任何一個第一次望到這副美景的人,恐怕都會對那里生出無限向往。

    在不遠處的地方,有幾個等候在這里討生活的蠻人,他們見張御站著不動,互相使了個眼色,就堆起笑臉走了過來,同時紛紛伸出手來,做出要幫他搬行李的樣子,還有人嘴里咕噥著問他是不是需要雇傭馬車,更有幾個衣著艷麗、畫著濃妝的女子試圖靠上來。

    張御沒有理會他們,目光一掃,對著立在不遠處的管衛一招手,后者立刻大步走了過來,擁上來的蠻人見狀,頓時一哄而散。

    張御取出一枚夏金元交給守衛,后者收下后,對外吹了一聲哨,片刻后,就有一輛帶著車廂的四輪馬車在輕快的馬蹄聲中行駛了過來,平穩的停在他面前。

    張御看了一眼,這是兩匹棕色馬,皮毛順滑,肢體矯健,馬尾高翹,應該是旦河下游敞原上的遷盧馬,的確是港口的官雇車馬。

    他點了點頭,讓馬夫把行李搬了上去,然后抓住扶轅坐進了車廂。

    車夫問道:“少郎去哪里?”

    張御道:“先去兌貼處。”

    在東廷都護府內行走,每去到一個地方就要在當地兌換路貼,并交納路稅。

    帖子里面除了寫明了貼主的身份,年齡、出身地,有無犯事記錄外,還要按下紅泥指模印,再配上簡略的相貌描述。

    先前石棟梁所說得路貼,就是這東西。

    假如他堅持記下張御有交易禁物的經歷,并且在達到首府后報上去,那么這個記錄就會一直存在于他的路貼上,今后可能會成為一個污點。

    當然兌換路貼這事也并非強制性的,你可以不去兌換。可是沒有這張東西,住宿出行就要交更多的稅,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方便,還格外引人注目。都護府治下司寇平時查糾問案,首先要找的就是這類人。

    車夫顯然對這種事很熟悉,很自然道:“就在前面,少郎坐穩了。”

    兌貼處位于港口大道的盡頭,與海稅衙門緊挨在一起,整個建筑由通體白色的方石砌成,上方是穹形屋頂,高掛著都護府的蟬翼旗,十分好辨認。

    馬車到時,這里門前的廣場上已是停滿了各類車馬,往來出入的人絡繹不絕。

    這里擁有三十六個負責兌貼的廊廳,以穹頂為中心呈圓形環繞。里面的身著藍布緊袖衫的安人吏員辦事效率很高,尋檔、對照,詢問、簽勾、蓋章、收錢、換貼一氣呵成,盡管往來之人較多,張御還是很快就拿到了路貼。

    等回到馬車上,他若有所思,從下船到現在,他所見到的事員、吏員,絕大多數都是黃瞳細眉的安人。

    這些安人是天夏在此建立都護府后第一批融入進來的土著。可誰能想到,只是一百年前,安人還是活躍在荒野中,只會采集和捕獵野蠻人。

    那時的安人滿身寄生蟲,畸形丑陋,由于近親婚配的習俗,多數人都患有嚴重的遺傳病。而現在多是身材高大,滿面紅光,知禮識文,與一般的天夏人看起來也沒什么分別了。

    事實上,現在他們就是有著安人血統的天夏人。

    不過他也知道,安人能有現在這個地位,那也是因為他們在六十年前那一戰中出了大力的。

    這時他聽到車夫在詢問下一站去哪里,他道:“去學政衙門下的文修院。”

    新法在泰陽學宮那里才有傳授,而進入學宮就是第一步,只是這地方并不是人人都有資格進去的。

    首先你必須是天夏人,其次要在十六歲之前通過都護府的地方選試,最后還要有名望的人作保,然后會有地方擬成一份文冊,上面會有你的具體記錄,在都護府確認加印后分作兩份,一份由你自己保管,一份存放在文修院中。

    至于泰陽學宮那里,則是不插手此事。因為在以前,都護府會將自己需要的人才先行抽走,剩下的才會交給學宮,據說這是為了防止所有官吏出身都是相同。

    張御因為帶著成熟的記憶來到這個世界上,所以對于學習有著自己的一套辦法。他在十二歲那年先通過了傳統的君子試,同年又過了選試。

    本來他已是準備奔赴泰陽學宮了,可這個時候,他的養父覺得他年紀尚小,沒有自保的能力,就給他請來了那位舊修老師。

    在下來的五年里,頭兩年他跟隨這位學習呼吸吐納術,而下來的三年,他就一直在外游歷修行之中,所以一直未能真正成行。

    好在學子只要過了選試,年歲又未曾超過十八,那么文冊就一直會給你封存保留著。現在他只需將之取出來,就可以去泰陽學宮進學了。

    馬車在馬鞭催促中重新上路,他則翻開一張張報紙瀏覽起來。

    到底是首府的報紙,內容比起地方報豐富不少,看了一會兒,他就收獲了不少有用的東西。

    通過這些報紙他也是注意到,最近都堂上的人事變動似乎變得有些頻繁,這些事偏偏還是在士議期前,稍微對都護府局勢有些了解的人,就知道這不是什么好事。

    只是這時他翻到了一份小報,上面竟然說近來都護府的職位變動,是因為有不少官吏在瑞光城內遭受到了刺殺。他心下一動,又翻了翻,發現這份報紙只有一份,看去是順手被夾進來的。

    他想了想,將這份報紙折疊幾下,放入到斗篷的夾囊中藏好,這才拿起余下的報紙翻看起來。

    “咦?”

    沒看多久,他就在偏僻角落里看到了一個消息,心中忖道:“看來這個部族真是的往都護府這邊來了……”

    正待細看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車夫的聲音,道:“少郎,到了。”

    這么快?

    張御有些意外,據他了解,文修院應該是在城廓之內,距離內城不遠的地方,此刻看來卻在港口附近。

    不過那是五年前的事了,應該是這五年中又有了變動。

    他從馬車上下來,移目四顧,發現這里環境比較偏僻,或者說清幽也可以,幾株柏樹的樹蔭下面是一座有著明顯天夏風格的院落,幾進屋舍都是硬山式的屋頂,朱漆柱梁,兩側封火山墻,只是看著有些破舊。

    他過大門,走入前庭,發現這里冷清異常,也沒人來招呼自己,踏著長滿青苔的石階步入了正堂。

    長案之后,有一個留著長須的中年文吏坐在酸枝木靠椅上,正捧著書卷看著,聽到有人進來,也不抬頭,隨意問道:“什么事?”

    張御合手一揖,道:“撰文,學生來取拿封存在這里的文冊。”

    “哦?”

    文吏抬起頭來,等看到了張御,不覺微微失神片刻,他咳了一聲,站了起來,言語客氣了幾分,“還請將少郎將名帖、副冊都交予我過目。”

    張御從斗篷夾兜中將這兩樣東西拿出,遞了過去,文吏接過后,道一聲“稍等”,就不緊不慢踱向后堂。

    過了許久,文吏神情有些古怪的從里轉了出來,他將副冊和名帖放在平案上,道:“張少郎,你把這些拿回去吧,你的文冊不在這里。”

    張御看了看他,道:“不在這里?”

    文吏嘆了口氣,道:“不在了,你懂吧?”

    張御這時見到文吏看著自己的眼神之中帶有一絲憐憫,心念一轉,當即就反應了過來,他的文冊……被人挪用了!

    ……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