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玄幻小說 > 全知全能者 > 第69章 入神
    這人叫常巖松,也算是大世家子弟,他的親祖父便是四海門副門主之一。

    還很小的時候,他被祖父帶到聚星樓來,那個時候他字還識不全,在話本撰著閣隨手摸了一本,連門也沒出,就靠在那個長案的腿上看了起來。

    結果一看,就看到天昏地暗。

    他的祖父找了半天沒找著人,最后才在長案底下找到這小子,那時候天已經黑了,這小子正抱著話本蜷在案底呼呼大睡。

    這是常巖松和話本的起緣。

    時光冉冉,常巖松成了常家頗為出頭的一個后輩子弟,甚得族老們青睞,而他也順理成章地早早加入了四海門,但目前還沒有職差。

    沒有職差不是因為他不行。

    而是因為他的爺爺們他的父輩們都還正是盛壯之年。

    小輩?靠邊站嘍。

    常巖松連邊都沒靠,常年泡在聚星樓,倒也自得其樂。

    聚星樓的正事閑事多了,常巖松基本都嘗試過,而閑事之中,他的最大愛好,沒有之一,便是翻話本。

    這是從小就養成的習慣!

    常巖松今年二十六歲,而他的這個習慣已經養成二十三年了!

    不止看,他還抄寫。

    陳列閣里的那些話本,大約有一成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他自己也試著撰寫過,那還是十幾歲時候的事了,可惜并沒有得到多少人的傳閱,連續好幾本都是如此,他也便息了這個心思,開始只是看和抄寫。

    十幾年下來,他的凝氣境已經有了過半的功力,據其祖父判斷,有望二十年通脈。

    于世家而言,這是一個標準。

    二十年左右通脈,這是天才,家族要全力培養的。

    三十年左右通脈,這是稍遜一些,就算稱不上天才,人才也還是算得上的,家族會在全盤考慮的基礎上,盡量培養。

    四十年左右通脈,那就一般了,家族會給點資源,但不會太關心。

    至于再往后,那就是八月后的瓜蔞,既長不大,也不成瓜了,一輩子老老實實,在凝氣待著吧,直到年華老去,一步步退化為普通人。

    其實在大世家中,這些人就是普通人。

    不被作為修士又或者說家族子弟看待的。

    常巖松是標準的天才,在聚星樓里,和他走得比較近的,也多半都是這等人,至不濟,也是有望三十年通脈的那些。

    今天下午,常巖松就是和十數人探討修行,有點累了之后,隨便拿個話本放松放松。

    話說,二三十年看下來,他看話本的興趣雖然沒有絲毫減淡,但是對于話本,卻已經是越來越挑剔了,從最初的不知好壞什么都看,到現在,已經不知道是在看話本,還是只單純地維持著這個興趣。

    因為似乎已經有好久,都沒有忘神、投入地看過一個話本了。

    青云之路。

    許同輝。

    沒聽說過的人名,應該是新人。

    至于話本的名字,常巖松微微撇了撇嘴,就他看的這些年來,已經有好多人用過這個名字了好不好。

    倒是這個字……

    常巖松久久都沒有翻開封頁去看里面的內容,而是直接就被這字給吸引住了。

    他經常抄寫話本。

    他寫的字,已經很多了。

    這個話本,這個封頁上的幾個大字,怎么說呢,一眼看去,好像沒什么特別的,但常巖松作為一個“常書者”,莫名地就看著這字呆住了。

    他看了好一會,然后甚至把這幾個字左放右放倒放。

    他還是沒有看出什么來。

    但就是覺得這幾個字有點不一樣。

    和那些寫得很糟糕的不一樣。

    和他寫的……

    同樣不一樣。

    但不一樣在哪里,他就是看不出來。

    這就好像一個人身上癢,但抓了半天,也沒抓到真正癢點一樣,讓人有點抓狂。

    又看了好一會兒,還是沒發現問題在哪里,常巖松恨恨地,略過這封面,終是看起了正文。

    正文還是一樣的字形。

    但很快地,常巖松就沒有心思關注字形了,他的心神全被話本的內容所吸引。

    怎么說呢,這話本平鋪直敘,根本沒有什么新奇的,如果是新人,隨便看幾眼估計就拋下了。——真的是沒有半點新奇。

    既不新也不奇,你還叫話本?

    去!

    但對于常巖松這樣的“老人”,奇怪地,他居然才看了幾行,就開始不自禁地入神了。

    故事從葉家的學堂開始。

    這個事,常巖松是經歷過的,幾乎所有的世家子弟都經歷過。

    但是當時教他們的先生,嗯,也就是他的一個遠房祖輩,好像,沒有書里的這個先生高明。

    甚至都可以說,差遠了!

    這還是常巖松剛開始時的念頭,隨著繼續往下看,常巖松就發現,不是差遠了,而是兩人根本就沒法比,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九曲城,這是哪里?

    真有這個地方,真有這個葉家,真有這個教學先生?

    這事他得給祖父說說!

    如果真有這樣的先生,是值得花費一番心思,請到常家的族學來的,而如果真請來,常巖松都有再進一次族學的心思。

    不過想了一會之后,常巖松忽地搖頭失笑。

    想什么呢。

    這是話本啊!

    但是,但是……

    這真的是寫得太詳細了。

    讓人本能地就覺得,真有這么一個教學先生,甚至,說是假的,都有點讓人不信!

    常巖松看過好多好多的話本,這些話本里,也有主角從小的時候開始的,然后當然也講到了族學,但現在想來,他居然記不得一個教學先生了。

    那根本就沒有什么特別可言!

    但是這一本里,一頁都還沒有看完,他居然就起了把這個先生請到家族來的念頭!

    故事繼續往下。

    常巖松對冷青云這個主角其實沒什么感覺。

    冷青云那種沉默而又孤寡的性子他可以理解,但并不能生出認同之心。

    常巖松自己雖然不太喜歡熱鬧,但自小到大,圍在他身邊的人是不少的,而就算現在,家族內,家族外,四海門內,四海門外,他也有不少交情甚厚的同輩。

    對于冷青云這種,一個人進族學,一個人出族學,雖存在卻沒有半點存在感的“主角”,他并不太看在眼中。

    如果換了個話本,主角這樣的,他多半坐在這里半天,也翻不到第二頁。

    然后就是手里拿著話本,坐這里閑待上半晌,吹吹風什么的。

    而這本,他看的不是主角。

    開頭部分,他看的是教學先生。

    然后想著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教學先生,有沒有這樣的一個族學。

    如果真有。

    那這個族學里的孩子,就真是太福氣了!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