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穿越小說 > 天唐錦繡 > 第三十二章 心有不忿
    柴哲威一臉怒氣。

    盡管出生怒叱之后就有些后悔,李淳風解釋之后也意識到這可能真的只是個誤會,但他不能退。

    因為此刻在他身后,高履行、高真行兄弟,自家弟弟柴令武,許敬宗的兒子許昂,褚遂良的次子褚彥沖,這一干好友已經擼胳膊挽袖子的涌了上來,紛紛叫囂著怒氣沖沖。

    高履行當頭就是一句:“房駙馬,吾等皆乃陛下之親眷,算是皇親國戚,即便彼此道不同不相為謀,可也得顧及一些顏面吧?吾相信你這句話非是辱罵譙國公,不過此間人多耳雜,到底是令譙國公難堪。你道個歉,此事就此揭過,大家面上好看,你看如何?”

    他這話聽上去是替柴哲威申張正義,也似乎很有肚量處斷很是公平,但他身旁的柴哲威恨不得一腳將這個一肚子壞水兒的家伙踹飛出去。

    老子用得著你出頭?

    你算個屁呀!

    那房俊何等樣人,豈能向別人低頭?

    果不其然,高履行話音剛落,便見到房俊微微搖頭,慢悠悠說道:“某自與李太史說話,并未曾理會旁人,爾等非要將某的話接過去往自己頭上套,自取其辱,與我何干?”

    柴哲威正想解釋一番,將這場風波壓下去,冷不丁身后的褚彥沖也站了出來,指著房俊的鼻子,厲聲道:“房俊,仗著你那區區功績,便不將吾輩兒郎放在眼中了嗎?譙國公亦乃是功勛之后,如這般羞辱,可曾將皇室放在眼內?”

    柴哲威氣得臉都青了。

    娘咧!

    你們招惹也就罷了,何必將老子拖下水?

    然則盡管心中怒氣勃發,卻也只能死死忍著。此間數十雙眼睛都在看著,都認為高履行、褚彥沖是為了自己出頭,若是自己現在就此作罷,定然會背負一個欺軟怕硬的名聲。

    好友替你出頭,你自己卻萎了,這怎么行?

    世家子弟最是在乎面子、榮譽,柴哲威知道自己被綁架了,這些家伙各個都跟房俊有過節,這會兒綁著自己懟上房俊,自己想走都走不了。

    真特么缺德啊……

    事已至此,退無可退,柴哲威也只能硬著頭皮頂上去。

    將褚彥沖推到一旁,柴哲威直面房俊,面沉似水,沉聲道:“某與二郎雖無深交,卻也并無舊怨,如此一見面便譏諷于某,是否不太妥當?”

    他盡量將語氣放得溫和一些,氣勢看起來很足,實則就等著房俊說一句軟話,自己立馬順桿兒就下。

    柴哲威看不上房俊,兩人的左右屯營如今針鋒相對,妥妥的對頭,他本身也絕對并不怵房俊。

    但被人當槍使,則又是另一回事……

    可房俊并不這么想。

    他根本懶得去理會這些人之間的齷蹉,眼下的形式就如同他當初亟待悔婚之時“自污名聲”極其相似,功勛赫赫名滿天下,看上去萬眾敬仰光芒萬丈,實則過猶不及,需要做一點什么來降低自己的名聲,單單低調潛居韜光養晦是不夠的。

    或許拿眼前這些世家子收割一波惡名,讓李二陛下認識到咱還是以前的那個棒槌,打消那一份忌憚之意……

    上前一步,與身材高大健碩的柴哲威針鋒相對,微微仰起臉,就要開噴。

    醉仙樓大堂里一眾掌柜、老鴇等等盡皆噤若寒蟬,躲得遠遠的一聲不敢吭,唯有心底不停哀嚎。

    就知道!

    這棒槌簡直就是醉仙樓的災星,每一次來都沒好事,在這么下去,遲早有一天這座樓就得拆的零零碎碎……

    李淳風算是比較了解房俊性格,一看到這個架勢,就知道大事不好,趕忙上前拉住房俊的手,面向柴哲威,沉聲說道:“剛剛只是貧道與二郎之間的戲言,絕無挑釁國公之意,本就是一場誤會,何必大動干戈,鬧得沸沸揚揚,最后怕是陛下責怪下來,誰也討不了好。”

    他也有些動氣。

    房俊這人雖然棒槌,囂張跋扈,但是每一次惹事基本都是事出有因,別人不惹到他頭上,一般他也懶得找茬。

    可柴哲威這幫人不同,平素私底下做了多少齷蹉事,誰不知道?

    現在更是因為一句戲言便大動干戈,實在是不像話,這么多人欺負一個,更是令人不能忍受。

    他官職不高,但太史令這個職位很特殊,不能一單純的品階去看待,事實上李淳風在朝中威望不小,畢竟誰家沒有個擇取吉日、堪輿風水的大事小情,但凡有點地位的人家,素來以請到李淳風出馬為榮。

    還就不信了,你柴哲威有能耐,那就連我一起打!

    孰料柴哲威等著就是這個臺階,聞言連忙道:“李太史最是公正無私,您說只是一句戲言,那便是一句戲言!”

    繼而轉向房俊,抱拳施禮道:“二郎,剛剛是某唐突了,恰好穿了這一身綠袍,引起了誤會,抱歉了。”

    房俊眼睛微微一瞇,再看看身后那幾位一臉尷尬的神情,便知道其中齷蹉,自然不能做出讓“仇人快”的蠢事,跟柴哲威鬧將起來,讓這群混蛋看熱鬧么?

    當即客氣道:“也是某口不擇言,譙國公大量,某深為欽佩。今日與李太史有要事商談,改日做東,請譙國公飲酒賠罪。”

    面子有了,臺階下了,柴哲威心中一松,連忙道:“二郎客氣,改日再會!”

    言罷,也不進大堂了,轉身便走。

    高履行等人一看,計謀落空了,只好灰頭土臉的跟著走了。

    柴哲威出了正門,抬頭看了看天色,強忍著胸中一股郁氣,淡淡道:“某忽然想起,府中尚有要事處置,今日便不配諸位玩樂了,告辭。”

    略略一拱手,大步走下門前臺階,結果親兵遞來的馬韁翻身上馬,打馬離去。

    留下高履行等人面面相覷……

    這可真真是吃雞不成蝕把米。

    一眾世家子弟之中,柴哲威早早承襲爵位,地位自然高高在上,即便不能令人心服,卻不得不承認柴哲威早已成為年青一代當中的領軍人物。固然有房俊的異軍突起,以及他那一派的小兄弟這些年各個風生水起,卻依舊無法掩蓋柴哲威的光芒。

    即便是高履行這等心高氣傲之人,亦要以柴哲威馬首是瞻。

    今兒倒好,刷了個小聰明,結果將這位得罪得死死的……

    高氏兄弟一臉陰霾,心中惱怒。

    馬周是這樣,蔣王是這樣,如今柴哲威還是這樣,自從父親致仕之后,高家雖然看似顯赫依舊,卻不可避免的落魄下來,連帶著他們兄弟不受待見,處處被人輕視。

    這對于一貫前呼后擁被阿諛之詞包圍的他們來說,落差實在太大,有些難以接受……

    *****

    醉仙樓。

    后院雅舍之中,房俊與李淳風坐在光潔的地板上,桌上擺滿了瓜果梨棗,雖然有些水果并非當季,但早已從溫棚之中培育出來。貴是貴了一些,但醉仙樓這等銷金窟,那里會怕貴?

    酒是珍藏的葡萄釀,入喉甘醇,兩人手執酒盞,欣賞著廳中舞姬曼妙的舞姿,心神舒暢,其樂無窮。

    房俊抿了一口酒,吁出口氣,旁邊立時有雪白溫軟的小手兒拈著水果喂進嘴里……

    這特么才是生活啊!

    欣賞了一段舞蹈,李淳風揮手將舞姬斥退,屋子里只剩下兩人。

    這才問道:“前日師尊命人捎信,說是被你氣得不輕……你說你這人懟天懟地,怎地還跟師尊他老人家懟上了?當年是貧道見你面相殊異,恐有不測之禍,這才請求師尊為你提點一番,你倒好,不識好人心。”

    語氣中難免有些埋怨。

    房俊就有些頭疼。

    他現在就怕誰提起這個……萬一被人看出自己乃是“奪舍重生”,當成了妖魔鬼怪,那可咋辦?

    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而且極大。

    老祖宗傳下來的奇門遁甲、風水術數,以及陰陽五行之說,絕非憑空臆想,而是歷經無數年與大自然的斗爭之后總結出來的規律,絕對有根有據。李淳風或許懟自己的來歷有些懷疑,但袁天罡那樣幾乎就是“半仙兒”的存在,給他時間,搞不好真的就能窺破自己的虛實。

    那可就麻煩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黑龙江时时彩